咨询热线

15618983369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赵会荣:乌克兰危机如何影响能源市场-----羽通快讯

赵会荣:乌克兰危机如何影响能源市场-----羽通快讯

发布时间:2015-03-31      点击次数:1053

  至今,乌克兰危机已经持续一年有余。

  它作为政治事件,对于世界政治产生了直接而剧烈的冲击。这样的冲击至今没有停止,暂时也看不到尽头。然而,政治从来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这场危机对于世界能源市场也产生了间接和有限的影响。它进一步加速了世界能源供需多元化、能源结构变革的进程,不利于原苏联地区能源行业发展,一定程度上影响能源市场价格发生波动。

  乌克兰危机发生后,有这样几条线索使得危机本身对于世界能源市场产生传导性影响。

  *条线索:作为世界主要能源生产国的俄罗斯在寻求巩固传统欧洲能源市场的同时,努力拓展多元化的能源消费市场。与此同时,亚洲主要能源消费积极拓展多元化的能源来源。二者需求实现对接。

  西方因乌克兰危机制裁俄罗斯,导致俄罗斯的能源行业在融资、技术和设备等方面受到严重限制,油气收入减少。欧盟的施压导致“南溪"管道计划搁浅。乌克兰宣布4月1日起将停购俄罗斯天然气。俄罗斯采取反制措施,一方面努力巩固在欧洲天然气市场的份额,2014年12月宣布扩大建设通过土耳其和黑海海底向意大利输气的“蓝溪"天然气管道;另一方面适度放宽合作条件,加快与亚洲主要能源消费的合作步伐。在此背景下,中俄在能源领域的谈判获得突破性进展。2014年5月双方签署东段天然气购销合同。2014年11月双方签署西线天然气供气框架协议。此外,两国有意在能源开采、运输、贸易、金融、设备提供和技术服务等领域启动新的合作项目。

  第二条线索:作为世界能源主要消费方的欧盟为了尽快摆脱对于俄罗斯的能源依赖,加快寻求能源来源多元化的步伐,加强内部能源治理。

  2006年和2009年俄乌天然气争端曾推动欧盟努力摆脱对于俄罗斯的能源依赖。欧盟曾极力推动纳布科天然气管道计划,目的是从中亚和外高加索天然气,但路线长、气源不确定、投资成本高、外力阻挠等因素导致该计划被长期搁置。目前,欧盟仍在筹谋南方天然气走廊方案,即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土耳其天然气管道,已经得到落实的是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天然气管道,但这只能解决欧盟极小部分的天然气需求。为了降低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欧盟决心加强内部能源治理。今年2月,欧洲能源联盟成立。欧洲能源联盟的主要原则是:能源供应安全,内部能源市场一体化,节能增效,发展可再生能源,技术创新。虽然从美国液化天然气、铺设中东北非到达欧洲的天然气管道、勘探开发欧洲页岩气等对于欧盟来说都是可以考虑的方案,但这些都是中长期方案,且成本和风险都比从俄罗斯高很多。反过来,美国、中东北非也在关注对欧洲市场出口或者增加出口能源的可能性。如果这些方案得到落实,世界能源格局将发生深刻变化。

  第三条线索:乌克兰危机促使原苏联地区主要的能源供应国继续加快能源出口多元化进程。

  乌克兰危机发生前,欧洲市场能源需求疲软导致俄罗斯对于中亚和外高加索的能源需求出现逐年下降趋势。乌克兰危机发生后,在俄欧能源贸易遇阻、俄罗斯经济陷入困境的情况下,那些传统上向俄罗斯出口能源的原苏联地区,如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阿塞拜疆,加快了推进能源出口多元化的步伐。俄罗斯天然气公司表示2015年计划从土库曼斯坦天然气降到40亿立方米,从乌兹别克斯坦天然气降到10亿立方米。对于哈、土、乌三国来说,中国市场相对稳定且有前景。对于阿塞拜疆来说,欧洲是阿塞拜疆石油的主要市场。目前,哈萨克斯坦正在研究经过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向欧洲及向伊朗出口石油的可能性。土库曼斯坦正在加快实施土库曼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天然气管道项目。乌兹别克斯坦表示有意参与该项目。3月,穿越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的跨安纳托利亚天然气管道开始建设。这条管道建成以后将与跨亚得里亚海天然气管道连接,可以保障阿塞拜疆的天然气zui终到达意大利。

  第四条线索:乌克兰危机给原苏联地区的政治、经济和安全走势增加了不确定性,特别是俄罗斯经济恶化给原苏联地区的经济带来负面影响,不利于当地能源行业的发展。

  乌克兰危机验证了俄罗斯与西方在原苏联地区的地缘政治纷争远没有结束。发生在乌克兰的局部战争牵动着原苏联地区的人员和武器流动,战争的外溢效应不利于该地区的稳定。“克里米亚现象"将苏联解体后的领土问题和俄罗斯人问题又一次抛到台面上,刺激有关纷争各方或激化或抑制矛盾,纷争很容易波及能源产地归属和开发权利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在原苏联地区实施能源项目所面临的困难和风险增大。

  俄罗斯经济下滑,乌克兰经济雪上加霜,对于与两国经济关系密切的原苏联地区经济发展,包括能源行业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原苏联地区的大体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能源消费国,如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白俄罗斯、摩尔多瓦、亚美尼亚和格鲁吉亚。由于来自俄罗斯的投资、对俄出口和侨汇减少,这些的收入下降。其中,摩尔多瓦因为严重依赖俄乌油气供应链条所受影响较大。另一类是能源供应国,包括哈萨克斯坦、土库曼斯坦、阿塞拜疆和乌兹别克斯坦。能源价格下降必然导致它们的能源收入下降。其中,哈萨克斯坦与俄罗斯在政治和安全领域是准盟友,在经济领域都是欧亚经济联盟成员,对于俄经济制裁zui为敏感。哈萨克斯坦向俄罗斯出口石油,从俄罗斯石油产品,转运俄罗斯的石油到中国。俄罗斯银行在哈萨克斯坦金融领域有一定影响。俄罗斯货币卢布大幅贬值以后,哈萨克斯坦货币坚戈也跟着贬值。俄罗斯银行受到西方制裁后,其在哈萨克斯坦的分行积极吸纳当地资金,从而与哈国内银行形成竞争。阿塞拜疆和乌兹别克斯坦对俄出口能源数量很少,俄罗斯能源企业在乌兹别克斯坦投资开采天然气,两国在俄务工人员较多,侨汇收入减少,但对俄农产品出口增长,因此两国经济受俄罗斯经济影响不大。

  第五条线索:乌克兰危机对于能源市场的价格走势产生有限影响。

  首先,危机本身使有关和整个世界的经济复苏受到拖累,导致能源需求相对于能源供应的不平衡进一步拉大,从而对能源价格产生影响。其次,乌克兰危机给游资提供了炒作能源金融市场的机会,推动能源价格发生波动。zui后,能源产业是俄罗斯的经济命脉,俄罗斯对于能源价格非常敏感。欧美在利用金融工具影响能源价格走势从而对俄罗斯形成制约方面比较容易达成一致。为了制裁俄罗斯,美国不得不中止美国企业与俄罗斯企业之间的能源合作项目。油价下跌虽然不利于美国能源行业发展,但对美国经济有利。未来美国在世界能源市场的定位值得关注。(作者:赵会荣,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乌克兰研究室主任)

  乌克兰危机升级周年

  美欧对俄制裁的能源大事

  ● 2014年3月17日,克里米亚公投入俄,乌克兰危机升级,美欧宣布对俄制裁。

  ● 2014年4月28日,美国宣布对包括俄罗斯石油公司(简称俄油)总裁谢钦在内的7名俄官员实行资产冻结和签证限制。

  ● 2014年7月16日,美国宣布对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简称俄气)、俄油、诺瓦泰克等能源企业制裁。欧盟各国领导也表示有意愿制裁俄罗斯企业。

  ●2014年9月12日,美扩大对俄制裁名单,俄气、西伯利亚石油公司、卢克石油公司、苏古特石油天然气公司等企业均在制裁名单内。欧盟禁止对俄罗斯3家能源公司提供债务融资。在深海石油开发、北极石油勘探、俄罗斯页岩油项目上,欧盟不再提供有关钻探、试井、测井等服务。

  ●2014年12月1日,*访问土耳其时表示,俄罗斯将建设新的天然气输送管道以满足土耳其的需求。随后,俄气宣布停止“南溪"工程。

  ●2015年1月,俄气该月天然气出口收入较上年同期下降41.5%。俄罗斯1月原油出口总额较上年下降42%。